第三十七章(1 / 2)

苏斋 清平调 1816 字 5个月前

;;;;苏斋。

;;;;“叔叔,今天中午吃什么?”

;;;;吧台后的苏然正在刷着剧,看着刚从楼上下来睡眼惺忪的张子清。

;;;;张子清打了个哈欠,想了想后提议道,去小南门吃火锅好了,想起来正好还有一张券没来得及用。

;;;;苏然点了点头,那我去楼上换个衣服吧。

;;;;张子清看着苏然上楼的楼梯已经空空如也,忍不住走到门前探头看了看,却见苏然正站在衣柜前翻找着什么,眉头微蹙,似乎有些犹豫。

;;;;“苏然,换好了吗?”张子清忍不住喊了一声。

;;;;苏然回头看了他一眼,又转身继续翻找着衣柜里的衣服,嘴里嘟囔着:“你说我穿这件衣服好看,还是那件好看?”

;;;;张子清哑然失笑,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苏然吗?印象中那个独立自主、从来不会纠结这些琐事的苏然居然也有如此纠结的时候。

;;;;“那就两件都穿一下,看看哪一件更好看?”张子清开玩笑的说道。

;;;;苏然回过头,看了张子清一眼,眼神有些不满,“你都不帮我选一下吗?”

;;;;张子清耸了耸肩,一脸无辜,“我又不是你,哪知道你穿哪件衣服好看?”

;;;;苏然咬了咬牙,瞪了他一眼,又转身继续翻找着衣服。

;;;;张子清看着她那有些焦急的背影,嘴角微微上扬。

;;;;不一会儿,苏然从衣柜里拿出一件白色的衬衫和一条黑色的短裙,犹豫了一下后,又拿出一件黑色的衬衫和一条白色的短裙。

;;;;她站在镜子前,一件一件的试着,每试一件都会转过头问张子清哪一件好看。

;;;;张子清看着面前的苏然,她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和一条黑色的短裙,显得干净又利落。他心里微微一动,开口道:“其实两件都很好看,不过我觉得白色和黑色搭配起来更符合你的气质。”

;;;;苏然闻言,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里有些疑惑。张子清微微一笑,走到衣柜前,从里面拿出一件白色的短裙,递给她,“试试这件吧。”

;;;;苏然接过裙子,低头看了看,又抬头看了张子清一眼,眼神里有些无奈和宠溺。她转身走到镜子前,换上了白色的短裙,转过头看着张子清,眼神里满是询问。

;;;;张子清看着苏然,她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和一条白色的短裙,看起来干净又利落。他心里微微一动,开口道:“看起来不错。”

;;;;苏然看着镜子,点了点头,然后转过头看向张子清,笑道:“那就这件吧。”

;;;;两人收拾好自己,走出了门。此时正是中午,太阳高照,街上人来人往。两人顺着人流走到路边,张子清伸手拦住了一辆出租车。车窗缓缓落下,露出司机大叔的笑容,“去小南门吗?”

;;;;两人点点头,上了车。车内温暖而安静,车窗外的景物一一倒退。不多时,车子停在了小南门的火锅店前。两人下了车,朝店里走去。

;;;;火锅店里人声鼎沸,热气腾腾,各种食材在锅里翻滚,散发出诱人的香气。两人站在门口,张子清看了看店内熙熙攘攘的人群,又看了看苏然,有些犹豫地说道:“要不我们去别的地方吃吧?”苏然看了看店里的人群,又看了看张子清,摇摇头:“这里生意这么好,说明味道肯定不错,我们等等吧。”张子清无奈地点点头,两人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开始等待。

;;;;店里的音乐轻快悠扬,两人的身影在火锅的热气中若隐若现。周围的人们或谈笑风生,或埋头苦吃,整个火锅店里弥漫着一种温暖而热闹的氛围。张子清看着苏然,她正安静地坐着,双手交叠在胸前,眼神里透着一丝期待。他心里微微一动,伸手拿过菜单,开始点菜。

;;;;服务员看着张子清和苏然,两人年纪轻轻,却都气质不凡,不禁心生好感。她微笑着问道:“两位想喝点什么?”张子清看着苏然,苏然点点头,示意他来点。张子清想了想,说道:“那就来两瓶冰镇的啤酒吧。”服务员点点头,转身离去。

;;;;不多时,两瓶冰镇啤酒和一份菜单就放在了桌上。张子清拿过菜单,开始点菜。他看着菜单上的各种肉类,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他点了一份牛肉、一份羊肉、一份猪肉和一份鸡肉,每份肉都要了五份。服务员看着他点的菜,有些呆住了。她忍不住问道:“两位确定要这么多肉吗?”张子清看了苏然一眼,苏然点点头,示意他继续点。

;;;;很快,菜就上齐了。当那一大盘大盘的肉被端上桌时,张子清和苏然都有些惊讶。每一份肉都新鲜出炉,香气四溢,让人垂涎欲滴。

;;;;张子清拿起筷子,夹起一片牛肉,放入口中,细细咀嚼。那牛肉鲜嫩多汁,口感十分好,他忍不住赞叹道:“这牛肉真是好吃!”

;;;;苏然也夹起一片羊肉,放入口中,细细品味。那羊肉鲜美可口,口感十分好,她也不由得赞叹道:“这羊肉真是美味!”

;;;;两人一边品尝着美食,一边聊着天,享受着这美好的时光。周围的喧闹声仿佛都消失了,只剩下他们两人和这一桌美食。

;;;;的手,蹲下身子有些不知所措。女孩摇了摇头,伸手擦了擦江寒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的冷汗,“爸爸,刚刚那个叔叔你是不是认识?你看见他以后就一直很紧张。”江寒愣了一下,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

;;;;。自己竟然已经失态到连女儿这种六七岁的小孩子都能看出来的地步了。女孩学着江寒的样子,伸出小手放在江寒的头上,“爸爸不要害怕,我会保护爸爸的,不会让坏人把爸爸带走的。”“然然有没有想过,可能爸爸才是那个坏人呢?”江寒看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