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孤儿院的猥琐男人(1 / 2)

苏斋 清平调 2797 字 5个月前

;;;;“啊什么啊,李汉民,我可是都打听好了,学校里四个副校长,有两个当年都是你的师门弟子,而且对你极为尊敬,现在这个年代,学校餐厅的承包已经不是什么大事了,基本上几个领导通通气就定下来了。

;;;;而且这一次跟我竞争的那些个做餐饮的,他们一个个都是白手起家,没一个跟你们学校领导能攀上关系的。”

;;;;看着李汉民犹犹豫豫的样子,陈昊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

;;;;李汉民犹豫了好一会儿后,咬着牙点了点头,“那陈总,我......我尽力去试试。”

;;;;陈昊一听,一巴掌拍到了李汉民的头上,怒声道:“尽力你妈个头尽力,这样的情况你要是再给我办不成,你就等着给你家里人收尸吧!”

;;;;陈昊的话给李汉民吓得冷汗直流,赶紧点着头说道:“放心吧陈总,这次我一定能把事情给您办好的,我保证,马上江大餐厅的新老板一定是您!”

;;;;“这他妈还差不多。”陈昊勉强的点了点头,又从沙发上回到了自己的老板椅上,舒服的躺了上去后,背对着李汉民挥了挥手,“没什么事儿你就先走吧,还是那句话,事儿办成了,钱不用还了,我再多给你一千万。

;;;;事儿办不成,老子送你跟你家里人去见阎王,别以为现在法治社会了我就不能找人弄你。别说你家人了,包括你那个那个,杀人犯的大伯,连带着他家里人,我也一块送你们上路,你好自为之吧。”

;;;;陈昊惬意的抽了一口烟,完全没注意到背后的李汉民,表情已经变得十分的狰狞,两只眼睛通红的盯着自己。

;;;;“不管怎么说,至少李汉民是比原来好点儿了,原来连恨都不敢恨,但是现在提到李校长的时候他好歹还有点儿情绪上的波动。”

;;;;奔狼大厦的楼下,苏然点了两杯瑞幸的生椰拿铁,远远看了一眼开车离开的李汉民。知道了他要做的事情,他们俩也没有继续跟上去的必要了。

;;;;“所以纪先生不顾违反冥界的规定闯到上界来,就是因为三十年后学校餐厅的第二次外包了。”

;;;;张子清点了点头,“只是作为灵魂的他,本身的记忆就是有些残缺的,仅凭着自己的一丝执念回到了人间。

;;;;但是灵魂的状态他却又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这样每天跟着李汉民,给他造成一些心理上的压力了。”

;;;;想到李汉民最近疑神疑鬼的状态,苏然忍不住笑了出来,“李汉民也是被折腾的够呛,这会儿估计做梦梦到的都是纪先生。

;;;;就是不知道这种恐惧对他来说会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影响,让他不敢再在餐厅招标的事情上乱来。”

;;;;“假象恐惧是会影响到他的精神。但是陈昊带给他的是更为直观的生命威胁。而且还包括他一直亏欠的,李承龙的家里人。

;;;;这种直观的威胁会让他在犹豫的时候硬着头皮去做这件事。

;;;;陈昊从来都不是一个好人,如果李汉民这次办不成的话,陈昊也是真的会对他的家里人下手。

;;;;对于李汉民来说,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所以现在的他已经走上了一条无法回头的路。”

;;;;张子清从服务员的手中接过了两杯咖啡,转身向外走去。

;;;;“其实从三十年前李汉民第一次找陈昊借钱开始,李汉民的这一生就注定已经是悲剧结局收尾了。”

;;;;——

;;;;——

;;;;“回来啦。”

;;;;张子清推开苏斋的大门,温婉的声音从前方传来,让张子清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一时间竟然有些不适应。

;;;;“怎么着,现在前台换成了美女来接待你,你这是反应不过来了?”苏然啧啧道:“唉,还真是野猪品不了细糠。”

;;;;张子清脑子里想了一会儿,问道:“你把谢谢安排到哪儿了,她竟然会愿意离开这儿。”

;;;;“回安徽老家了。”苏然眨了眨眼,“我跟她说在她老家阜阳开了一家分店,分店那边暂时没有合适的人去管理,让她去做分店长了,工资待遇不变。

;;;;同样的工资,在阜阳那种三四线小城市,她应该也能过得舒舒服服了。”

;;;;张子清点点头,他印象里之前的店员谢谢确实是提过几次如果有机会自己还是想回阜阳老家的。

;;;;“不过我们在阜阳有分店吗?”张子清突然反应了过来。

;;;;“没有啊,不过这也不影响,我让秦守墨找人去阜阳开了一家分店,反正也花不了多少钱。”苏然无所谓道:“至于多发一份儿工资,你又不在乎两万块钱。”

;;;;张子清张了张嘴,随后叹了口气,走上楼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怎么样依涵姐,在这里工作还适应嘛?”苏然笑眯眯的坐在了陈依涵的对面。

;;;;陈依涵擦了擦手里的杯子,点了点头,“感觉挺好的,一天下来几乎也没几个客人,之前又要带孩子又要收拾家务,说是不用上班,但是几乎也没有什么自己的时间。

;;;;现在倒是好多了,空闲的时间也更多了,可以静下心来看看书什么的,也算是修身养性了。”

;;;;虽然陈依涵的语气很是平静,但是在提到家庭的时候,苏然还是听出了她声音里的一丝颤抖。

;;;;“遇到这种事确实也很难走出来,这样吧依涵姐,咱俩中午去我们学校吃饭吧,我带你逛逛大学校园,感受一下年轻人的青春气息。”苏然提议道。

;;;;陈依涵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道:“格格今年应该也该上大学了,还有一个月就要高考了,不知道这次家里的事情对她的影响大不大。”

;;;;“嘶,你看看我,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咱俩还是出去吃点儿好吃的吧,大学没什么好逛的。”

;;;;“哈哈哈,没关系,我还没上过大学呢。你也知道,当初在高考的前一天我就逃跑了,所以根本都没有过大学生活。

;;;;就算不是为了女儿,也为了我自己年轻时候未完成的梦想,我也想去看一看,感受一下当初跟我失之交臂的大学生活。”

;;;;陈依涵说完后,也不等苏然犹豫,就站起身来拿起自己的手机和手提包,拉着苏然准备向门外走去。

;;;;刚走了几步后,陈依涵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把手提包又放回到了吧台上。

;;;;“大学生应该出门都不会带这么成熟的手提包吧,感觉会显得我太像是社会人了。”陈依涵摇了摇头,又看向楼上,“张先生不跟我们一起去吗?”

;;;;苏然摆了摆手,“没事儿,不用管他,饿死他拉倒,算是为世界除害了。”

;;;;“这么说合适吗?”陈依涵捂嘴笑道。

;;;;苏然一摊手,”当然咯,依涵姐,你说说这个人,活了这么久,还跳出来人间的因果规律之外,逃脱了世间循坏,这样的人生活在世上多可怕,迟早天下大乱。”

;;;;“这么说好像也有些道理。”陈依涵点点头,随即又好奇道:“我之前一直想问来着,你和张先生是怎么认识的?感觉会是一段比较神奇而且记忆深刻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