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李汉民的愤怒(1 / 2)

苏斋 清平调 28 字 5个月前

;;;;“原来是纪先生,早就听说过纪先生的名号了,没想到今天竟然还有机会见到真人。”陈昊先是愣了一下,随后赶紧扔掉了自己手里的烟,收起了刚刚的蛮横气焰。

;;;;虽然他没有见过纪中,没怎么读过书,也不太喜欢读书人,但是在那个通讯信息都很落后的年代,能在一个城市,甚至是一个省都能够名声在外受大家尊敬的人,哪怕陈昊再地痞无赖,此时也双手叠放在小腹前,显得有些紧张,甚至他身后的一众小弟也都收起了自己凶狠劲,略带恭敬的看着这个笑容和煦的中年男人。

;;;;纪中摆了摆手,“陈总太客气了,我纪中也只不过是个读书人而已,只是大家觉得我有几分文化,给面子才叫我一声纪先生,论社会阅历,跟陈总你们这些真正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比起来,还是差的很远啊。”

;;;;陈昊挠了挠头,“纪先生可千万不能这么说,您是受人尊敬的大学者,社会地位崇高,怎么能跟我们这些混迹在街头的小混混相提并论呢。

;;;;我们也就是时代好点儿了,做了点儿歪门邪道的生意赚了点儿小钱,什么总不总的,纪先生您叫我小陈就行了。”

;;;;纪中哈哈大笑道:“好了好了,我们就不要互相吹捧了,陈总应该知道我来的目的是什么吧?”

;;;;陈昊看了一眼不远处瘫在地上抽搐的李汉民,点了点头,“应该是知道的。”

;;;;“那陈总能不能给我纪中一个面子,先把李老师放了?”

;;;;陈昊面露难色道:“纪先生,您可能不知道,这孙子......李老师前些日子在城西的赌场赌钱,两天输了四千多块钱,您也知道四千多块钱是什么概念,凭李老师的收入他肯定是拿不出来的,所以城西的老鹰当时就想把李老师废了。

;;;;不过那天正好我就在老鹰的场子里,李老师就找我借了五千块钱,利息和还款日期都是我跟他说好他自己同意的,我还给他写了个借条,签字画押的也是他本人,您看看。”

;;;;陈昊说着就把口袋里的借条双手递给了纪中,纪中接过来后打开仔细的阅读着。

;;;;“纪先生,您看看这借条,虽然我要的利息是高了点儿,但是我们本来也不是银行或者什么其他的放贷机构,我们兄弟赚点钱也不容易,而且利息多少这种事儿也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儿,李老师要是不同意我们也不会强迫他。”陈昊说着又回头看向李汉民,“李汉民,当着纪先生的面你自己说说,这借条的签字画押我陈昊有没有强迫你?”

;;;;听到纪中来了,李汉民有些惊讶地抬头看了一眼,看清是纪中后,又羞愧的把头低了回去,摇了摇头。

;;;;陈昊心满意足,“您看,纪先生,我真没有强迫他。”

;;;;纪中把借条递还给陈昊,“陈总的人品我还是相信的,虽然也听说过陈总的生意可能多多少少有一些问题,不过我也听我那个妹夫说过,陈总的为人绝不是那种强买强卖的人。”

;;;;“您妹夫?陈可信?”陈昊愣了一下,想起来李汉民告诉他的消息,冷笑了一声,“没想到他还能说上一句我的好。”

;;;;“哈哈哈哈,我妹夫这个人其实还是不错的,说不定有一天你们俩还能愿意放下恩怨,坐在一起心平气和的喝上一杯。”纪中爽朗笑道。

;;;;陈昊摇了摇头,“要是有机会跟纪先生您喝酒的话,那是我陈昊的荣幸,他陈可信还是算了吧,只要我们两个人都在江宁,那就永远都是竞争对手。”

;;;;看到陈昊的态度如此坚决,纪中也没有再勉强什么,“那麻烦陈总,再跟我讲一讲之后发生了什么吧。”

;;;;陈昊点了点头,“之后李汉......李老师从我这里拿到钱以后,先是把欠老鹰的钱给还上了,剩下的钱他竟然又拿去赌了,只不过这次输完了他就走了。

;;;;后来到了约定的还钱日期,我去找李老师还钱,但是李老师却告诉我他一分钱没有,一点儿都还不上。

;;;;那您说,我总不能当一回大善人把这钱白给他就不要了吧?我就跟他说不还钱可以,但是我听说你们学校的餐厅最近正在对外招标,你小子要是不还钱,那就得帮我一个忙......”

;;;;说到这里,陈昊明显有些心虚,声音也小了起来,没敢再看向纪中。

;;;;不过大概也能猜到他接下来的话,无非也就是从哪儿打听到了李汉民的大伯是分管学校餐饮这一块的副校长,想让李汉民帮他拿到中标资格。

;;;;纪中也不傻,自然也能猜出来,不过他显然看起来似乎并不在意这些,只是摆了摆手,示意陈昊无妨。

;;;;陈昊看到纪中的反应后松了一口气,虽然他并不惧怕纪中知道这件事后会采取什么行动,毕竟自己也没有成功,所以不能算是什么违规的事情,顶多算是有预谋。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在面对纪中是,他还是会有一些没来由的紧张感。

;;;;“李老师当时应该也是没有其他的筹钱方法了,所以就答应了我的要求,承诺一定会帮我拿到资格,我也答应了他事成之后这笔钱就一笔勾销。

;;;;但是没过多久,校方公布的中标名单并不是我的老狼餐饮,而是陈可信的乐享,我就知道李老师肯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所以才没有办成事情的。

;;;;那既然这条约定没有完成,那就只好继续按原先的规矩来,连本带利的还钱,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嘛。

;;;;不过这几天李老师应该也是猜到了我们会来找他还钱,所以一直在故意的躲着我们。

;;;;要不是我认识的人多,估计现在还找不到李老师的人在哪儿呢。”

;;;;听完了陈昊的全部叙述后,纪中脸上的笑意也越来越少,到最后变得面色凝重起来,看着瘫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李汉民一言不发。

;;;;面对纪中的沉默陈昊倒是不敢催促,只好站在一旁默默地等着。

;;;;“这样吧陈总,以李老师的收入,暂时肯定是还不起这么多钱的,要不把这笔钱就算在我头上吧,我可以给你写一个借条,代替李老师把这笔钱还给你。”沉默了好一会儿,纪中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

;;;;纪中的话说完后,在场的几人,李汉民,陈昊,还有苏然一起满脸惊讶的看着他,似乎是不敢相信他竟然会做出来这样的决定。

;;;;“纪先生疯了吧?那可是一万块钱啊,在当时那个时代,就算是以他的收入,也不是一年两年就能还完的啊。”苏然瞪大了眼睛说道:“而且就为了一个李汉民,不至于把自己也给牵扯进去啊,大不了就让李汉民去死算了,他不是还有个大伯吗,让他大伯来替他还也行啊。”

;;;;陈昊和苏然显然是一样的想法,大惊失色道,“纪先生,这可不至于啊,这李汉民就是个人渣,您是不知道,就是他去纪委举报的您,才害的您被调查,现在您却要帮他还欠款,我都看不过去了。”

;;;;纪中似乎没想到是李汉民举报的自己,又看了一眼李汉民后,还是说道:“陈总,谢谢你告诉我这件事,其实于情于理来说,可能不光是你,在所有人眼里我都不应该来替他接下这一笔债务。

;;;;但是李老师毕竟是江大现任记录在册的老师,是我的同事。作为江大的校长,我不仅要对学校里的所有学生负责,同时也要对每一个同事和员工负责,上到副校长,下到清洁工,只要他们没有违法,犯下什么原则性的错误,我都会想办法帮他们补救,这是我作为一个校长和上级的职责。

;;;;今天如果在这里犯错误的不是李老师,而是其他的张三或者李四,只要他是江大的学生或者教职工,那我都会帮他接下这一笔债务,这就类似于,你们江湖上的......兄弟情义。”

;;;;听着纪中的话语,陈昊对这位早就有所耳闻的纪先生有了更具象化的认知,眼神中充满了敬佩。

;;;;“我明白您的意思了纪先生。”陈昊回过头看向依然没有反应的李汉民,有些厌恶的吐了口唾沫,然后回过头来略微思考了一下。

;;;;“纪先生,您是真正的有品德和思想的人,我陈昊是由衷的敬佩您。我想好了,多出来的五千块钱的利息我就不要了,只按本金算,而且没有日期限制,纪先生您什么时候还给我都可以。”

;;;;纪中一愣,倒是没想到陈昊竟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忍不住笑问道:“陈总这么冲动的就做了决定,不怕我纪中跑了?”

;;;;“要是换成他李汉民,就算是签字画押找见证人我都要考虑好几天,但是是您纪先生,有一句话就足够了,我相信您。这样吧,我现在就把这借条撕了。”

;;;;陈昊说完后就从口袋里重新把借条拿了出来,准备将它撕掉,不过刚撕开一点儿纪中就伸出手拦住了他。